Menu
Woocommerce Menu

最终选出了400幅作品在上海大世界进行首次展览,让我们一起走进00后的阅读世界

0 Comment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00后最喜爱的各一百本中外作家作品

7月12日,由《闲画部落》主办的国际儿童创意画展——“与世界对画”在上海大世界拉开帷幕,展出时间为7月12日至8月25日。展览融合孩子的创意及纯真,重现他们创作历程的天马行空,通过完全心灵式的绘画作品让大家了解小朋友眼中的世界。

由国家新闻出版署和教育部主办的2018年全国“我的书屋·我的梦”农村少年儿童阅读实践活动启动仪式在柳州市竹鹅小学举办。本报记者
张 贺摄

编者按

“本次画展确定了主题但没有规定具体画风,这给了孩子们充分的想象空间,可以用画代替语言来表达他们的内心。”画展发起人“画神闲”周盛熙告诉中新网记者。

读书改变命运。近年来,随着政府加大对乡村阅读资源的投入,农村少年儿童缺少图书、阅读量偏低的状况正在发生改变。以农家书屋和农村校园图书馆为代表的一批乡村阅读平台正在成为孩子们成才的强大助力。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主持的中国综合社会调查(CGSS)2017年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国年满18岁的成年人中有63%一本书也没读过(包括纸本书和电子书)。

画展举办前,画作征集活动就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小朋友参加。主办方收到了上万幅《梦想中的世界》主题作品,经过专业艺术家和教育家们的严格评审,最终选出了400幅作品在上海大世界进行首次展览。

  书是留守儿童最好的陪伴

阅读之于国民综合素质的养成作用毋庸置疑,世界各国都把国民综合阅读率作为一项重要评价指标。而当你我身边,低头族越发随处可见时,我们对于阅读的忧心,早已不再止于这个干巴巴的数字。

周盛熙表示,他从来都不主张让孩子们为了参赛获奖去画画,他认为画画就应该是快乐的、自我的、轻松的。所以他一直鼓励孩子们去进行创意艺术绘画,让画画变成一种真正的乐趣。

“自从我爱上了阅读,书中那些惟妙惟肖的描述,将我带入了不一样的世界,让我着迷、久久地沉醉其中。为了能读到更多的书,我自告奋勇当起了村里的农家书屋管理员。虽然少了父母的陪伴,但我的课余生活因为阅读感到无比幸福。”这是广西小学生韦居旺的切身感受。

最该读书的人群,在最该读书的时光,读了多少书?读了什么书?本期,让我们一起走进00后的阅读世界。喜忧之外,或许更该思考——

为了让世界更加了解中国艺术,在历时一个多月的画展期间,将通过投票的方式从400幅作品中选出100幅,预计12月带往西班牙马德里美术中心进行展出,让中国孩子的绘画作品更好地与海外交流。

6月14日,由国家新闻出版署和教育部主办的2018年全国“我的书屋·我的梦”农村少年儿童阅读实践活动启动仪式在柳州市竹鹅小学举办。韦居旺代表广西农村学生作了发言。两年前,韦居旺以一篇《我是小小图书管理员》获得了征文活动的一等奖。

2017年,我国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到93.8%。完成九年义务教育的学生掌握了全部常用汉字,也熟悉了各类文字体裁,具备了一般阅读所需的必要条件。因此对于中国的00后们来说,受教育水平已不再是影响其阅读的最重要因素,阅读资源的供给以及阅读偏好与习惯等成为影响其阅读行为的主要原因。

据悉,此次画展相较以往仅看绘画技巧,不仅评比方式不同,展出的形式也更加多样化。除了实体画作的展示外,还把作品放入BOE画屏内,将其变成逼真的电子作品与上万幅世界名画一起展出。

现就读于柳州市南环小学六年级的韦居旺是留守儿童,父亲开货车跑运输,通常两三个星期才能回家一次,妈妈也要上班,更多的时间都是他和妹妹独自在家,而书就成了他们最亲密的伙伴。自从村里有了农家书屋他就经常去,为了能多借书,他主动提出要做图书管理员。“多读书让我写作文不费劲。”韦居旺略带腼腆地说自己的成绩一直是班里前几名。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主持的中国教育追踪调查(CEPS)项目从2013年起通过随机抽样对全国20个省、市、自治区112所学校的10279名初中一年级学生开始逐年追踪调查。至2017年,这批学生都已是初中毕业后满一年。其中有62.5%的升入了普通高中就读,26.3%进入了职高、中专、技术等职业教育学校,余下的11.2%则迈进了劳动力市场。这一批被调查者都是出生于2000年或2001年,他们在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后一年里的阅读情况有效反映了我国00后一代的基本阅读状况,同时也预示着我国国民基本阅读水平的发展方向。

此外,上海大世界现场根据画作主题分为10个国家旅行地标,每个国家旅游地标设置相关游戏和展出相应画作,让小朋友们不仅可以欣赏到自己或同龄人的优秀作品,更可以在极具感染力的游戏氛围中扩展自己的异想世界。

与韦居旺一样,阅读已经成为许多农村留守儿童不可或缺的生活方式。启动仪式举办地柳州市竹鹅小学就是一所农民工子女定点学校,1054名在校生中进城务工子弟945人,占比89.66%。竹鹅小学主管教学工作的副校长杨桂珍对记者说,我们学校大部分学生是农民工子弟,家庭的读书环境普遍不理想,所以学校非常重视在校园营造书香氛围,除了建有图书馆,每个班级都配备图书角,教学楼的楼梯拐角处都设置“花窗书屋”,随意取阅。学校每周都会利用一个下午的时间进行师生共读,激发孩子们对阅读和朗读的热情。浓烈的书香氛围给来访者留下了深刻印象,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在参观后激动地说:“这所学校文化氛围很浓厚……从这所学校走出去的孩子一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1.12.2%的被调查者过去一年除课本外,一本书没读过

据统计,我国现有农村留守儿童5800多万,约占农村儿童的37%。在全民阅读广泛开展的今天,如何使农村孩子“一个不能少”成为政府主管部门优先考虑的问题。各地农家书屋持续加强少儿类出版物的供给,少儿类图书已经占到农家书屋配书总量的38%,超越种养殖类图书而成为第一大类。为大力推动全民阅读活动,加强农家书屋维护使用,国家新闻出版署联合教育部门连续5年开展“我的书屋·我的梦”农村少年儿童阅读实践活动,参加活动学生人数累计达到上百万人次。

数据显示,在这批00后的被调查者中,有12.2%的人在2017年里除了课本以外,无论是纸版书还是电子书一本也没读过;而全年读过1到5本书的占38.8%,6到10本的占21.5%,11到20本的占14.2%,读书超过20本的则有13.4%;即年阅读量超过5本的不到50%。而从平均值来看,每人在2017年里平均读了13本课本以外的书籍,这说明我国00后一代的阅读量均衡性不足,差异性明显。

各地新闻出版行政部门普遍开展关爱留守儿童的扶助措施,吉林省为农村留守儿童发放民生读本,开展城乡中小学阅读结对子活动,极大激发了乡村留守儿童的读书热情,每年全省各农家书屋开展的阅读活动达2000多场次。

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国年满18岁的成年人中有63%一本书也没读过(包括纸本书和电子书)。

国家新闻出版署印刷发行司司长刘晓凯说,目前农村青壮年普遍外出打工,乡村里老人孩子居多,农家书屋也必须有针对性地提供阅读服务。今年各地农家书屋将继续通过主题阅读示范、名家辅导讲座、名篇诵读专场、阅读需求调研、出版社图书捐赠等活动,让农村少年儿童敦品立志、学习创造,培养好思想、好品行、好习惯,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大力培养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促进少年儿童全面发展和健康成长,把农家书屋打造成为农村少年儿童的精神乐园和第二课堂。

数据分析显示,男女生在阅读量上存在着一定的差异。男生在2017年全年平均阅读量为12本书,女生则平均15本书,比男生的阅读量高25%。而更大的差异体现在不同环境的被调查者之间。数据结果显示,初中毕业后进入普通高中就读的学生们在高一这一年里平均读了14本课本以外的书籍;进入职高、中专、技校等职业学校的学生全年平均阅读量为13本;而初中毕业后就离开学校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少年们的阅读量则明显降低,平均起来全年只读了9本书。

  阅读提升学生精神面貌

数据同时显示,尽管没有超过纸版书,电子书在调查对象的阅读量中也占据了相当大的比率。在这批00后被调查者中,有61.4%的人在九年义务教育完成后的一年里至少读过一本电子书。更有7.2%的人在整个一年里只看电子书而没看过任何纸版书。电子书的人均年阅读量为6本,纸版书的平均年阅读量为7本,只稍高于电子书。在被调查者的总阅读量中电子书的占比为46.2%,与纸版书的占比已非常接近。而且从调查数据中可看出并没有出现电子阅读侵蚀纸版书阅读的情况,电子书和纸版书的阅读量呈现明显的正向相关关系,两者之间是相互促进的作用。

“同学们,你们最近一次问的‘为什么’都是什么呢?”《十万个为什么》责任编辑黄劲草的提问立刻引来齐刷刷的举手和争先恐后地回答。

2.小说类书籍占比高,阅读种类单一,有效引导趋弱

“我今天早上问妈妈为什么不给我买玩具。”“我问爸爸我是从哪儿来的。”“我问了恐龙为什么灭绝。”……

四大名著喜好度高,最喜欢的中外作家中:鲁迅、雨果、东野圭吾被提及最多

作为“我的书屋·我的梦”主题活动之一,请名编辑、名作家授课是最受孩子们欢迎的。而竹鹅小学同学们自信、活泼的精神面貌也给老师们留下了美好的印象。“知识面广、思维活跃、敢于表现自己,一点儿都不像以前的农村孩子那么拘谨畏缩,和城里孩子没什么区别。”黄劲草说。

就被调查者的阅读偏好来说,这批00后经常阅读的书籍种类中,小说类书籍的占70.8%,远高于其他各类书籍;居第二位的为心理励志类书籍,占37.5%;科普类书籍为第三位,有26.6%的被调查者经常阅读;再下依次为历史类,占22.3%;生活类,占15.9%;诗歌绘画等文艺类,占10.6%;哲学人文社科类,占10.2%;政治军事类,占9.6%;另有2.8%的被调查者经常阅读其他类型的书籍。

几年前在为《十万个为什么》征集问题时,黄劲草发现,越是低年级的孩子问的问题越有趣、越具有根本性,像“人是从哪儿来的”“世界上第一朵花是什么时候在哪儿开的”等问题都出自小学生,而到了高中阶段,学生们问的问题就非常具体,不再具有终极追问的性质了。“求知欲是人类的本性,而孩子们的好奇心是最旺盛的,在这个阶段有意识地引导他们去书中寻找答案,对于他们的成长益处很大。”黄劲草说。

从经常阅读书籍种类的丰富程度来说,这批00后的被调查者显得有点单一。有3.5%的被调查者说他们平常除了课本以外基本从来不阅读任何其他书籍,有40.1%的被调查者经常只阅读一种类型的书籍,经常阅读两种类型书籍的占25.3%,经常阅读三种类型书籍的占16.9%,而经常阅读书籍的类型超过三种的被调查者只占13.7%。

农村孩子精神状态的焕然一新与学校高度重视阅读以及阅读条件的大幅改善有直接联系。柳州市太阳村中心校是柳南区唯一的农村寄宿制小学,948名学生拥有一座藏书量达3万多册的图书馆,人均图书达到31册,高于教育部规定的人均25册的标准。为促进图书的有效利用,学校因地制宜,建设了多种形式的开放式阅览室:班级里有图书角,操场上有“阳光书吧”,楼梯角有“小小阅读角”,宿舍里有小书架,同学们可以随时随地随意借阅。校长许洁珊说,每年全校图书的流通量在1.5万册次左右,上级部门每年都会配发新书,社会捐赠的图书也很多。“上学不用花钱,住宿不用花钱,连被褥都是政府配发的,看书就更不用花钱了,今天农村孩子的学习和阅读环境比以前哪怕就是比几年前也已经好太多了。”许洁珊说。

在调查中还请这批00后分别提名他们最喜欢的中外作者的作品。最后共有706本中国作者、458本外国作者的作品被提名。中国作者的作品中提名率超过1%的共21本书,排第一名的为鲁迅的《朝花夕拾》,提名率为5.0%;第二名为吴承恩的《西游记》,提名率为4.7%;第三名为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提名率4.4%;第三名以后依次为老舍的《骆驼祥子》、于华的《活着》、曹雪芹的《红楼梦》、刘慈欣的《三体》、钱钟书的《围城》、鲁迅的《呐喊》、沈从文的《边城》、龙应台的《目送》、罗贯中的《三国演义》、冰心的《繁星·春水》、余秋雨的《文化苦旅》、鲁迅的《狂人日记》、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曹文轩的《草房子》、张嘉佳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施耐庵的《水浒传》、莫言的《红高粱》、杨绛的《我们仨》。

  继续缩小城乡阅读差

而外国作者的作品中提名率超过1%的共有22本书。其中第一名是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提名率为6.8%;第二名为海明威的《老人与海》,提名率6.2%;第三名为夏洛蒂·勃朗特的《简·爱》,提名率6.1%;第三名之后依次为雨果的《巴黎圣母院》、海伦·凯勒的《假如给我三天光明》、笛福的《鲁滨逊漂流记》、高尔基的《童年》、简·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雨果的《悲惨世界》、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卡勒德·胡赛尼的《追风筝的人》、J·K·罗琳的《哈利·波特》、东野圭吾的《白夜行》、克莱尔·麦克福尔的《摆渡人》、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探案集》、凡尔纳的《海底两万里》、泰戈尔的《飞鸟集》、埃克苏·佩里的《小王子》、莫泊桑的《羊脂球》、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马克·吐温的《汤姆索亚历险记》。

目前全国58.7万家农家书屋配备图书超过11亿册,极大改变了农民看书难、借书难的问题,但由于历史原因,农村少年儿童的阅读状况依然落后于城镇同龄人。

从调查结果可以看出,无论是从中外被提名或者是提名率超过了1%的作品来看,文学尤其是小说类书籍占据了绝对的比率,其他类型的书籍,尤其是科普类及社科类书籍,基本上没有被提及。而在提名率超过1%的作品中,外国作者有雨果和东野圭吾被提名两次,而中国作者中,鲁迅是唯一一人被提名两次的。

据第十五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我国0—17周岁未成年人图书阅读率、阅读量城乡差异明显。2017年,我国城镇0—17周岁未成年人图书阅读率为90.0%,较农村未成年人的79.7%高10.3个百分点。城镇0—17周岁未成年人图书阅读量为10.10本,较农村未成年人的7.44本高2.66本。

调查结果显示,00后对于中国的四大古典名著有很高的喜好程度,四大古典名著都进入了提名率超过1%的书籍。在四大古典名著中,00后阅读率最高的是《西游记》,有82.4%的被调查者读过;第二位是《三国演义》,有70.0%的被调查者读过;第三位是《水浒》,有的69.1%的被调查者读过;《红楼梦》的阅读率最低,只有60.7%的被调查者读过。男生中读过《西游记》有82.9%,女生中读过的则为81.9%,基本不存在任何性别差异。也正是因为如此,《西游记》的阅读率才能高居榜首。而另外三本古典名著则是性别偏好明显。男生中读过《三国演义》的占79.4%,女生中读过的只有60.2%;男生中读过《水浒》的占74.4%,女生则只有63.4%;而《红楼梦》的阅读性别偏好则发生了逆转,男生读过《红楼梦》只有51.6%,女生则高达70.2%。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国民阅读率调查项目负责人徐升国分析认为,农村未成年人阅读率低于城镇未成年人,既有农村阅读资源不足的原因,也有农村家庭阅读氛围和阅读习惯不足的原因,“如果家长本身不爱读书对孩子就会产生不良影响。”

选书多受同学朋友影响,近四成受访者遇到什么读什么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的调研也显示,在贵州、四川、云南、山西、河南等地的乡村学校,超过71%的受访者表示家庭藏书低于10本,接近20%的孩子家里一本藏书都没有。

在如何选择阅读的书籍上,对这批被调查者影响最大的是他们的同学和朋友,有59.7%说他们阅读的书来自于同学和朋友推荐;影响力居第二位的是老师,有27.6%说他们读什么书是老师的要求或推荐;还有23.7%选择说读什么书是由于报纸杂志电视等媒体的介绍;而说读书是由于家长的要求或推荐的只有9.6%,这说明家长对00后一代的阅读内容的影响力非常小。另外,有高达38.9%的受访者如何选择阅读内容是遇到什么就读什么。所以,如何有效引导00后多读书、读好书,是一个亟待思索和解决的问题。

据重庆针对1200名留守儿童的调查,农村留守儿童存在阅读时间不足、纸质阅读渠道狭窄、缺少有效的阅读指导、阅读困惑较多等问题。22.1%的受调查儿童表示,每周课外阅读时间少于1个小时,主要是在寒暑假期间集中阅读课外书,而主要的获取图书的来源是“同学间互借”。

3.公共图书馆服务可及率不足三成,公共文化资源供给亟待提高

“乡村振兴需要新一代有知识有文化的乡村少年儿童。在这种情况下,就更需要我们加大农家书屋等公共文化服务机构的建设力度,吸引农村孩子到书屋来,从小培养阅读习惯。”刘晓凯指出。他说,目前阅读活动集中在大中城市,真正面向农民的有品牌有品位的阅读活动还很少,这对于吸引农村居民阅读是不利的。“我们将继续通过一些主题活动邀请作家、编辑等社会热心人士为农村孩子做讲座,为孩子们做阅读指导,让农村孩子也能享受到高质量的阅读活动。”

在图书馆的使用方面,被调查者们在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后的第一年里,有31.7%没有可借书的图书馆,而有差不多一半(49.5%)的尽管有图书馆但没有借过书,在图书馆借过书的只有18.7%。

广西壮族自治区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局长朱日荣建议,应该把农村少年儿童作为农家书屋的阅读主体。他说广西有800万中小学生,其中400多万在农村,如果每年利用寒暑假开展阅读活动,农家书屋就能使400多万农村中小学生受益。

我国政府把提高国民综合阅读率和公共图书馆流通人次作为“十三五”时期基本公共服务领域的重要指标,而这两个指标之间是密切相关的。

这个结果揭示出两个方面的重要问题,一是公共图书馆的服务覆盖率还亟待提高,出生于00后已完成九年义务教育的这一批国民的公共图书馆的可及率还不到三成,这说明在公共文化资源的供给量上还存在问题。更重要的是,在余下的有图书馆可利用的被调查者中,也只有27.4%的在图书馆借阅过书籍。这说明我国的公共图书馆的供给除了数量的不足以外,在供给的质量上也需要有大大提升,目前的情况明显是图书馆在服务的便利性及内容上都未能有效地激励读者。

实际上,公共图书馆服务在提高国民阅读率上作用明显。数据分析结果显示,无图书馆可使用的被调查者的年均阅读量为11本,有图书馆但不借阅图书的被调查者年均阅读量为12本,而使用图书馆的被调查者年均阅读量则上升到了19本。

(作者:王卫东,系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心理学研究所所长、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