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白雾是一抹美丽的文学乡愁,徐鲁为小读者在新作品《冰心的故事》上签名

0 Comment


图片 1

近日,由上海少儿读物促进会、上海少儿图书馆、上海市中小学生读书活动促进会、小香咕阅读之家发起,少年儿童出版社、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接力出版社、明天出版社、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上海教育出版社等十余家专业出版和阅读机构联合推荐的第二期“新青藤”童书榜。

图片 2

《白雾》 刘玉栋 著 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
2016年12月第1版

在尊重儿童天性和推荐优质童书的前提下,“新青藤”童书榜致力于联合国内最为优秀的专业少儿出版和阅读机构,向以上海地区为主的幼儿和儿童及时发布优质童书。第一期“新青藤”童书榜自公布以来,广受社会各界的好评。在第二期的评选过程中,主办方有一个惊喜的发现——中国原创的绘本类作品数量明显上升。接力出版社的《乌龟一家去看海》(张宁著),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的《雨伞树》(白冰著),上海教育出版社的《奶奶的怪耳朵》(任溶溶著)等作品,以多姿多彩的形式和深厚的文化底蕴,积极展示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力量与自信,也充分体现出当下少儿出版的锐意创新、蓬勃发展的趋势。

3月29日,阅读《冰心的故事》
领悟“爱的哲学”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徐鲁谈新作活动在武汉市长春街小学举行

白雾是一抹美丽的文学乡愁

幻想类题材一直是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一个薄弱题材,但是在此次“新青藤”童书榜的评选中,我们看到了幻想类题材的多元化延伸。人气童书《小熊包子系列》,出版以来,销量突破四十万册,荣获“桂冠童书奖”,入选国家新闻出版总局向全国少年儿童推荐的百种优秀出版物以及“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小熊包子系列》第二季的火热上市,延续了第一季幻想情境的浓墨重彩,继续围绕着帮助魔法小熊解开身世之谜为线索展开叙述,内容异彩纷呈,情节环环相扣,从儿童的视角出发,展现了一个当代少年的蜕变过程;从胆小懦弱的小豌豆,化身勇敢智慧的“熊班长”,熊豆豆和小熊包子一起,经历了多次冒险和挑战,实现了自我的完美蜕变,生动阐释了“成长”的内涵。

图片 3

□海飞

秦文君创作的最新作品《王子的密使》(王子的冒险系列)以沉静有力、美丽精致的语言,将温暖可触的现实和迷离恍惚的幻觉结合在一起,对当下儿童的成长历程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对当代青少年意志力的养成与心灵的健康进行了有效的引领。优秀的作品可以跨越文化的差异,据悉,《王子的密使》同该系列中的其他两部作品《王子的长夜》《王子的奇境》受到国外出版机构的青睐,版权输出至韩国、斯里兰卡等国。

徐鲁为小读者在新作品《冰心的故事》上签名

从唐诗“类烟飞稍重,方雨散还轻”,到《三国演义》诸葛亮“草船借箭”,雾,一直是一条美丽的文学飘带。但自从“雾霾”出现后,作为自然形态的“雾”,显而易见被霾连累了!人们总是情不自禁地“望雾却步”。

一些优质的带有现实意味的作品也进入了榜单,上海作家陆梅的《像蝴蝶一样自由》以及土家族作家宋庆莲的《风来跳支舞》,用娴熟的技巧和清丽优雅的笔触,捕捉着人性的光辉;演绎出一个个动人心弦的故事,显示出中生代儿童文学创作力量的成熟,为原创儿童文学的发展增添了一抹绚丽的色彩。
此次“新青藤”童书榜的评选工作同以往一样,将在2017年世界读书日期间,评选出“最受小读者欢迎的作品”。

繁星永照,春水长流。3月29日,湖北三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魔法象童书馆携儿童文学作家、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徐鲁,走进武汉市长春街小学,为这里的孩子带来了一场主题为“阅读《冰心的故事》
领悟‘爱的哲学’”的讲座,以期孩子通过阅读能慢慢领略儿童文学的魅力,领悟冰心笔下“爱的哲学”。活动当天,该校多媒体报告厅座无虚席,并通过多媒体直播的方式,让1800余名师生、家长聆听了讲座。

然而,《白雾》却给我们带来了一抹美丽的文学乡愁。《白雾》是山东作家刘玉栋的最新长篇儿童小说。刘玉栋用温情细腻的笔调书写了男孩冬冬在一个名叫白雾的村庄短暂却珍贵的生活经历。在白雾村里,淳朴的乡村生活、美丽的天然风景、美好的乡情、纯真的友谊,让他难以割舍,童年原来可以这个样。

2017年第二届“新青藤”童书榜书目:

活动现场,徐鲁分享了他部分入选中小学语文教材的作品,引起现场学生的共鸣,一下子拉近了与小读者的距离。而《冰心的故事》是徐鲁的新作品,也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魔法象故事森林作品之一。这是一部写给少年儿童的、关于冰心生平及其思想的传记文学作品。冰心是中国著名的文学家、诗人、杰出的翻译家。她的文学生涯近70年,是中国文学史上创龄最长的女作家。该书以浅白的文学性语言讲述了冰心的人生经历和文学思想,呈现出冰心笔下“爱的哲学”这一主题。

又一位成人文学作家的文学童年书写

《亲爱的爱丽丝》程玮、五洲传播出版社。《王子的密使(王子的冒险系列)》秦文君、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像蝴蝶一样自由》陆梅、明天出版社。《风来跳支舞》宋庆莲、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三千个月亮》慈琪、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逃走的熊班长(小熊包子第二季)》宇志飞翔、少年儿童出版社。《我的秘密花园》刘保法、少年儿童出版社。《雨伞树》白冰、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乌龟一家去看海》张宁、接力出版社。《奶奶的怪耳朵》任溶溶、上海教育出版社。 

徐鲁介绍,作为一位“世纪老人”,冰心一生的经历和故事,远比书里丰富。《冰心的故事》既是一部写给少年儿童的传记文学作品,就需要选择适合少年儿童阅读和理解的故事来讲述,所以在保留重大和重要生平事件的前提下,对冰心一生的故事进行了删繁就简的剪裁和取舍,用比较清丽、浅显的散文化语言来讲述。在寻绎她不同时期创作各类作品的心路轨迹的同时,也向小读者展现冰心作品的艺术成就,展现冰心纯洁、善良和高尚的人格魅力。

儿童文学是大文学。儿童文学与成人文学,虽然有受众不同的差别,但更多的是文学本真的相通。近年来,我们欣喜地看到,我国成人文学作家试水儿童文学创作的文学现象正向愈加生动、愈加成熟、愈加开阔的境界发展。我非常希望我国童书出版界都来开采成人文学作家这座“文学金矿”。试想,如果我国的成人文学作家都能留下自己的“文学童年”,那将会是我国文坛一笔多么宝贵的儿童文学财富。

徐鲁说,他希望少年儿童在阅读这本传记故事时,能有所领悟。领悟冰心热爱祖国的高尚情怀、热爱人类、热爱孩子、热爱大自然的赤子之心、常怀孝顺父母、敬爱长辈与感恩他人之心以及对自己所热爱的儿童文学事业锲而不舍的追求。

山东是块文化底蕴深厚、名家名作迭出的文学宝地。且山东作家大都有着特别鲜明的地域标志和齐鲁文化的烙印,深受山东主流文学传统的影响,加之各人在不同的创作潜质基础上尽情挥洒,使得他们在创作中逐渐形成与众不同的风格,呈现与众不同的价值。如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张炜,从《半岛哈里哈气》到《少年与海》,从《寻找鱼王》到《兔子作家》系列,再到《狮子崖》,为少年儿童读者精心创作了一系列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成为儿童文学创作与童书出版界的传奇。从“50后”作家张炜,到“70后”作家刘玉栋,显示了一脉相承的厚重、质朴的创作风格。刘玉栋作为当代青年作家中的领军人物,其年轻的姿态和独具个人思考的文学观,使其创作的视野更加新颖,与当下更贴近。从斩获“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的《泥孩子》,到《我的名字叫丫头》,再到这部以乡土为题材的《白雾》,刘玉栋为儿童文学乃至中国文学注入了一种全新的活力和创意。

据介绍,为纪念“冰心奖”创立25周年,魔法象童书馆精心挑选30种经过了时间和读者考验的经典之作,重磅打造“冰心奖25周年典藏书系”(共30本),《冰心的故事》则是作为冰心奖系列的补充和完善。此外,《冰心的故事》也是魔法象故事森林“写给孩子的名家故事”丛书第一种,之后会陆续推出《丰子恺的故事》《陈伯吹的故事》等名家故事。名家品格,高山仰止;名家故事,励人心志。魔法象故事森林甄选本土大家故事,用心打造“写给孩子的名家故事”系列作品,希望孩子从故事中汲取养分,心怀理想,勇敢成长。

用童心的天真体会世事的繁难

“阅读《冰心的故事》
领悟‘爱的哲学’”的主题讲座,受到了长春街小学师生、家长的广泛欢迎,现场反响热烈。长达一个小时的讲座结束后,在场的师生意犹未尽,自发上台朗诵了《冰心的故事》部分章节。据悉,3月30日、4月2日徐鲁还将分别在武汉西藏中学、汤湖图书馆开展《冰心的故事》阅读分享活动。

儿童文学必须有故事,优秀的儿童文学必须有好的故事;儿童文学是属于少年儿童的文学,优秀的儿童文学应该是具有少年儿童视角的。刘玉栋被看作“新乡土小说”的领军作家,他的乡土小说中一个极具特色的手法就是多用儿童视角叙事。童年经验可以说是作家割舍不了的“心灵家园”。许多作家喜欢从儿童的视角来观照世界,从天真未凿的童真的视角看成人社会和自然社会的危机。儿童直观的、纯真的感觉和印象,将苦难和伤害轻轻推至幕后,去捕捉生命中的幸福、理想与希望,有时反而更能触到生活的本质。

延伸阅读

作为一个具有特殊敏感气质的作家,刘玉栋擅于运用童年视角进行乡村叙事,用文字唤回逝去的记忆。童年感觉的细腻、纯真、新鲜、敏锐,使他手中的笔摆脱了成年的理性桎梏,在回忆中激发鲜活的艺术智性;儿童纯净、灵动而又轻盈的视角,使记忆叙事获得了灵动气质。在《白雾》中,单纯的冬冬把对父亲的思念和有关父亲的种种疑虑深埋心底,凭着自己爱玩爱探险的天性,他逐渐适应并喜欢上了白雾村的美和白雾村的人。作者让他用童心的天真去体会世事的繁难,在保持孩童明快懵懂的叙述口吻的同时,又隐含着疼痛,而正是这种疼痛使小说葆有悲悯的底色。质朴、真诚、令人信服的童言童语和纯真、坦荡、令人遐思的少年视野,显示出一位成功的成人文学作家深厚的文学底蕴、文学功力,表现出他对儿童成长的深切关爱和对童年童真的深情眷顾。

关于“魔法象”

乡愁是现代化进程中“白雾”般的精神诉求

“魔法象”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于2015
年初推出的童书品牌。我们期待构建一个连接书、儿童与成人的魔法王国。在这里,你会与最好的童书相遇,度过诗意盎然的欢欣岁月。为了孩子,让我们一起大声朗读,让爱成为魔法!

中国社会是乡土性的。不忘起始,留住根脉,记住乡愁,正在成为现代化进程中的共同的精神诉求。

不同年龄段、有不同需求的读者,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需要的图书。在“图画书王国”“故事森林”和“阅读学园”中,我们等待着您的到来。“图画书王国”是0~8
岁的孩子阅读图画书的地方;“故事森林”里,到处是让6~12
岁孩子爱不释手的童话和儿童小说,“大声读”(6~9 岁)、“金钥匙”(8~12
岁)、“永无岛”(8~14 岁)、“少年游”(8~14
岁),是我们为孩子们绘制的详细的阅读地图;而在“阅读学园”中,则摆满了写给家长的儿童阅读指导书。

刘玉栋是写乡土文学起家的,对乡土文学自然有一种特别的感情。《白雾》虽非“宏大叙事”,却有真实细腻的情节串联。可以说,“乡土中国”是整部小说的终极意象。所有的故事、人物、细节,都是在还原、建构“乡土中国”的形象与内涵。所以他所诠释的乡愁不是地域性的、局限的,而是代表着中国人集体记忆的具有国民共性的乡愁。

2016
年9
月,桂林魔法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正式成立,“魔法象”也开始走向更远的地方。在引进了一批世界优秀童书之后,我们开始出版不同题材的原创图书,并与多位国际知名作家进行深度合作。而在图书出版之外,我们也在进行着文创产品的开发和文化活动的组织。这所有的尝试和努力,都只有一个一以贯之的目标:推广亲子阅读,对儿童进行人文启蒙。

《白雾》,以底层儿童的成长经历为创作背景,依托扎根大地的传统文化,用乡愁引发情感共鸣,展现乡愁之美,弘扬向上向善的正能量。刘玉栋在《白雾》中为我们描写了一个诗意的乡土,用温暖抒情的文字表达对故土的怀念。首先是对乡村社会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赞美,其次是对乡村人情人性的赞美。从对乡愁的诗化叙事中,他努力探寻回荡在中国社会深处的传统的力量。以文学之美,“记住乡愁”;以乡愁之美,展现现代化进程中“白雾”般的精神诉求。

而这一路走来,我们相信,“魔法象”也将与中国童书作家一起走向国际舞台,与来自不同国家的童书创作者进行交流与合作,在更为广阔的天地中,实现一个又一个的梦想与可能。 

《白雾》,是一抹美丽的文学乡愁;《白雾》,是一条美丽的文学飘带。我们期待刘玉栋为中国儿童文学不断带来新的惊喜。

乡土童年的恋曲

□徐鲁

纸鹞高飞的春天的村野,芦苇茂密的夏日的河湾,谷秸成垛的秋天的谷场,白雪覆盖的冬日的山冈……《白雾》用诗性的散文笔调,于淡淡的叙事中,向读者展示了鲁北农村四季的自然物候和村野景色,也讲述了一群在小村庄的怀抱和广袤的田野里爬摸滚打的成长故事,使小说在整体风格上带着一种“散文之美”,或者说,整部小说就是献给河湾与谷场上的小童年的一阕散文诗般的恋曲与挽歌。

白雾村靠近一条名叫鬲津河的大河,小说里多次写到一望无际的大堤与芦花飞舞的河湾。这是庇护和滋育着冬冬、树墩、童木们的童年的乐园与憩园。“白雾”就像是雷蒙德·布里格斯笔下的“雪人”,似乎象征着走过“我”的生命的一些不同寻常的人与事,他们意外相逢,立即就会互相喜欢,无奈他们总有劳燕分飞、转身离去的那一天,去到另一个地方,甚至去到另一个世界。雪人终会融化,冬冬自己到最后也要告别白雾村,回到爸爸身边了。但是,因为有了《白雾》这样一部小说,便足可证明,童年的美好回忆,乃至日后的美好片段,其实都是能够历经漫长的生活道路和许多波折而留存下来的。

书中尽情地抒写和表达了对这种乡土童年的认同与眷恋。晚霞满天的时候,“湾里的水被太阳镶成火红色,打起的水花也跟鲜花那样浓艳,只是瞬间便消失了,变成一圈圈的水波纹。远处的水面有些暗了,有鱼儿也在不断地翻起水花,似乎在跟我们一块儿玩游戏。”白雾村给予孩子们的小童年,虽然也有寂寞,也有寒冷和疼痛,但更多的时光是恣意、快乐和无忧无虑的。有时候,他们的目光和心灵,也越过高高的房顶和草垛,越过鬲津河大堤,追随着高飞的大雁和小鸟,飞向了更远的远方……

谁能说,这样的小童年是不完整的呢?更何况,小村庄里的童年生活也并非全是悠扬的牧歌。作者在书中通过冬冬之口这样感叹过:“那些善良穷苦的老百姓,内心都会存有深层的酸涩。可童年的我们,哪懂得这么多。”作者在这方面虽然着笔不多,但是刻画精当,点到为止。当树墩带着童木和冬冬挖田鼠洞挖到了田鼠的粮仓,别的孩子都感到兴奋的时候,童木想到的却是:“那些田鼠没了粮食,它们吃什么?它们如何过冬呢?”

这部小说还有极其出色的自然景色描写。这些描写散落在每一个章节里,成为孩子们的童年生活里不曾缺失、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秋日的夕阳下,一股股炊烟直直地升起,在半空中弥漫开来。白杨树的树叶已经掉落一半,剩下的都变成了金黄色……”

再看作者笔下冬日的白雾村:“……南大湾结冰了,阳光落在水面,反射出亮晶晶的光。芦苇早已变成枯黄色,灰白色的芦苇穗被风一吹,连成一片,就像一块块飘动的飞毯。湾边的柳树也变得光秃秃的,一群麻雀落在上面,叽叽喳喳的,如同开大会一般,它们是不是商量着如何度过冬天呢?”

这些白描的句子优美而空灵,有抒情的意味,也富有童趣。我甚至觉得,作者的这些自然景色描写,与屠格涅夫笔下的白净草原,与约翰娜·斯皮利在儿童小说《海蒂》里所描写的阿尔卑斯山的自然景色一样,都是故事的重要组成部分,也隐隐表达出作者的一种“童年美学”和教育观。冬冬的姥爷,是一位勤劳善良、有着丰富生活和生命经验,又有着鲜明的“土地伦理”和朴素的价值观的老人。冬冬想念自己亲手养大的一只小灰喜鹊,他问姥爷:“灰喜鹊去了哪里?”姥爷告诉他说,灰喜鹊飞回了山野和树林里,才会找到自己的伙伴。每个人的童年都会消逝,就像雪人会融化。每个人童年的灰喜鹊,也都会飞得不知去向。“它还认识我吗?它见到我,还会飞到我的肩头上来吗?”每个人也都将带着这样的疑问和期待,去怀念和寻找自己童年时代里的灰喜鹊。

日常叙说的魅力

□方卫平

刘玉栋的长篇儿童小说《白雾》的童年叙事里,有一种迷人的意味,是那种并非曲折迷离,却充满奇特魅惑的童年日常叙说的魅力。它源自作者对童年的目光、感受及想象方式的精准而独到的审美把握。

且看主角冬冬来到白雾村的第一天,这个世界在他眼前呈现出的生动模样:提着大大的铝壶从站台上慢悠悠地走过来的“黑猩猩”列车员,瘦瘦的、黑脸的、长着一绺灰白胡子的“老山羊”姥爷,躲在姥爷背后怯生生的“小兔子”男孩童木,高个头、长脖子、戴眼镜的“长颈鹿”吴老师,还有围着紫色围巾、絮叨叨、笑眯眯的“芦花鸡”姥姥……本是一场普通的旅途,一个普通的山村,一群普通的人,在童年无可比拟的想象力的催化下,不知不觉竟通往了另一个奇异的世界。

这种被陌生化乃至玄奇化了的日常生活感觉,在很大程度上与冬冬在白雾村的身份有关。我们从小说一开头便已知晓,冬冬是从城市来到乡村的孩子,初来乍到的他坐在姥姥家的房顶上,俯瞰这座再普通不过的农家院子,见到了景象,生出了感触。这个无比寻常的乡村空间,在一个孩子眼里上演了一幕多么鲜活生动、情味盎然的戏剧。

事实上,乡野生活对冬冬来说,确乎染上了些许童话般神奇的色彩。他跟着树墩表哥掏田鼠洞、捕河鱼、看露天电影、养喜鹊、偷果子,每桩事情都激起了一个孩子对生活的无限想象与热情,童年天性中的冒险感和猎奇心得到了淋漓尽致的挥洒。在空阔的田间寻找并掘开田鼠洞的过程,绝不亚于一场充满惊喜的历险。那由直而横的神秘洞穴,那出现在穴道分岔处的“卧室”“茅房”,还有藏在田鼠“粮仓”里的30斤黄豆,以及男孩树墩对这一切的了然于胸,真是充满了生活传奇的意味。为了去邻村看一场露天电影,两个孩子想尽办法脱开大人的管束,走上了忐忑而刺激的夜路,不料竟是空欢喜一场。然而,由管门的口中甩出的那句“演完了,《月亮奶奶照白墙》”,却以它的粗犷平实的乡间喜感,拯救了这个不无失落和沮丧的夜晚。

刘玉栋把乡村童年生活的场景和滋味写得活色生香、妙趣十足。小说中的男孩树墩,上山下河,无所不能,正是他的陪伴令冬冬的乡下寄居生活充满了欢乐的奇趣。但作家同时也写出了这一生活的更为丰富的层次。就在少年树墩背着从田鼠洞里掏得的半袋黄豆昂首走在回家路上的身影背后,我们忘不了童木的那个细小却撼人的声音:“那些田鼠没有粮食,它们吃什么?它们如何过冬呢?”小说里,那仿佛作为生活大油画上的小背景一带而过的记仇的狗的故事,那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往何方去的雪屋子里的流浪汉的故事,如同散落在地上的玻璃碎粒,却反射出了关于世界和人的某些难以名状的内容与光芒。也是它,使小说里的游戏和野趣同时被赋予了一份庄重、柔软的情思。

像许多回溯童年的记忆书写一样,玉栋的这部作品也弥漫着“白雾”似的乡愁。小说的核心叙述人虽是童年的“我”,叙述者的声音却总会情不自禁地从长大后的“我”的视角,来遥想、回味白雾村里的这段暂居岁月。那短暂的时光也因遥想和回味而变得格外清晰、鲜明,摄人心神。这或许是无数人心中童年记忆的共有质地:远去的时光虽如“雪屋子上的雪,已经化得一干二净”,但那样一场纷扬大雪带来的欢喜、愉悦、伤感和惆怅,却将永远留在我们最深切的情感和记忆之中。

我们的童年到哪儿去了?

□赵月斌

白雾是一个村庄。我不知道它在哪儿,但是我知道它大概在40年前。40年,不算太遥远,可是要让现在的孩子来看,得是很老的从前了。放到一个成年人身上,也差不多半辈子了。要是能让记忆穿过漫长岁月,回到自己的童年,回到一个童话般的村庄,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

《白雾》就是这样一部带我们回到从前的儿童小说。它实际上是一个典型的外婆家的故事,一个懵懂少年,突然间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总会感到新奇有趣,自然会有调皮捣蛋,有冒险闯祸,有看不懂的东西和想不明白的事情。这样一段经历放到人的一生中可能微不足道,可是一经作者的描述、追忆,竟变得异常珍贵,它让我们忽地记起了许多无忧无虑的充满幻想的日子,好像一下子拉长了正在萎缩衰减的人生。

《白雾》的故事大约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后期或者80年代初期。那个时候的白雾村大致还保持着中国华北乡村的原始面貌。那时村里有河,河里有水、有鱼,河堤上有林子、有鸟。那时白雾的雾还只是雾,说下大雪就下大雪,田鼠还过着不劳而获的幸福生活。那时的孩子仍是孩子,可以到野外疯玩,可以和马说话,也可以跟着大人凑热闹,帮他们出谋划策,当然也可以和他们闹别扭,或者用弹弓打掉某人的门牙。总之那时的白雾还是一个“动物”村庄,不光人长得像动物,而且人和动物、植物各从其类,自然万物都是“无公害”的,人和人之间也是不设防的。所以,从城里来的“小侉子”冬冬,一时就像被打开了锁链的小兽,在真正自由、广阔的天地里尽情撒欢、野蛮生长。并且,挖田鼠洞、放生灰喜鹊、救助流浪汉、树墩表哥大难不死等一连串亲历事件,让这个年岁不大的“小侉子”每每心有触动,让他收获了最朴素的生命观念和敬畏、怜悯意识,更让他在这些小矛盾、小取舍中获得了精神的成长。

白雾村里匆匆一年,胜过城中漫漫三年。这一年,足够冬冬认识城市和乡村,经历相逢和告别,收获友情和亲情,也足够他体味成人世界的隐忍和无奈,咀嚼不复重来的天真野趣和深层酸涩,足够他不知不觉突然长大。

刘玉栋擅写童年故事。包括他的代表作《我们分到了土地》《给马兰姑姑押车》在内的大量作品都是采取童年视角,书写童年经验。“童年”成为他独特的表达方式,借着从前的“我”,我们看到了一个被时间加持的昨日世界,同时也可感受到一颗无限敞开的童心。在那里,时间可以无限拉长,空间可以无限扩张,那种醇厚的滋味也可以尽情挥发。很多作家都有童年情结,对他们来说,童年不只是一种视角,更是一种文学境界。艺术家永远需要那样一颗童心,需要那样的纯洁,那样的天真无邪。所以,只要记住了童年,留住了童心,也就保住了生命本色。我猜“小侉子”冬冬身上就有作者的影子,通过《白雾》的故事和他本人的经历,不是正能说明:要是拥有了一个恣意放养的童年,或许就能让你这一生足够强大。

未忘童年的人大都不忘故乡,刘玉栋亦如是。读过《白雾》之后,我很想知道,这个雾中的村庄,现在怎么样了?更想知道,我们还有一点儿少年感觉吗?我们的童年到哪儿去了?

抵抗童年消逝的记忆诗学

□马兵

作为“70后”小说家中的佼佼者,刘玉栋并非一个儿童文学热的逐浪者,所以也无需像他的一些同行那样做艰难的转向调试。他温厚的性情,澄澈的文字,对乡村生活的回望和眷念,让他的很多小说都洋溢着一种高贵的童真之气。也正因此,他最新出版的儿童小说《白雾》让我们充满了希望。

《白雾》的故事很简单,因为爸爸所在的地质队要远行,冬冬跟着妈妈回到了姥爷姥姥家那个叫白雾的小村子,在这里,他结识了小伙伴儿童木、树墩、张得月,和他们一起度过了愉快而又难忘的一年。《白雾》有“用天真体会繁难的世事”的一面,但少了批判的锋芒和深刻的生命体验,更多的则在用回忆带领我们回返一个自在的童年,一个被富有野趣的各种游戏填满的童年,一个容纳孩子的善良、淘气、聪敏和性灵的童年,一个没有雾霾、没有兴趣班、没有铺天盖地的电子媒介覆盖的童年。因此,《白雾》里的童真更丰盈也更鲜润了,它们直接构成原乡的记忆,闪耀着稚拙的光芒。德国作家让·保尔有句话说得好:“回忆是我们不会被逐出的唯一的天堂乐园。”《白雾》就是一部回忆之书,它凭借记忆的诗学抵抗了“童年的消逝”,在跨代际的童年经历的传递中,它留摄了珍贵的国民记忆,并且具备一种共鸣的号召力量,动员每一个读者,不仅仅是适龄的孩子,面对自己那渐行渐远的童年。

比如小说的第14节《月亮奶奶照白墙》,说的是村子里放映露天电影的热闹。这个素材,很多回忆性的散文和小说都处理过,但是刘玉栋能另辟蹊径,他没把重心放在看电影的场面上,而是写了冬冬和树墩跟着迷糊舅去小鹿村和镇上看电影的整个过程。由于消息不实,他们并没看上期待的电影,当迷糊舅追问镇政府传达室的人为什么不放电影时,传达室的人回了一句:“演完了,《月亮奶奶照白墙》。”正是这句调侃的话,让这白跑一趟的观影之旅有了回甘。农人式的幽默和促狭,孩子的渴望和容易满足,都跃然纸上。第17节《赶年集》、第20节《牛掉进了井里》也是如此,作者并不做巨细靡遗的铺展,而是摭拾一两帧饶有童趣的画面和言语,就像投向记忆深湖的一枚枚石子,回荡起我们每个人关于自己童年类似记忆的层层涟漪。

在结构上,《白雾》线索清晰,以冬冬和妈妈到白雾村始,以离开白雾村终。但在具体行文连缀时,并不是死板地按时序串联,而是以姥姥家和小学校为两个点,向四外辐射,而且作者在故事的明线之外,更隐设一条情感的副线。这条情感线悲欣绾接,愉悦是主调,而孩子体会的忧伤是副歌,这使得小说的抒情更具张力。比如小说后半部分,连续写了多个离别,童木离开了白雾村,小喜鹊回归树林,树墩决定辍学,以及最后冬冬向白雾村的告别,每一个离别对冬冬来说都是不同的滋味,也意味着乡愁乡情的堆叠,并不断发酵。于是,在最后一个告别里,冬冬在梦中看到了白雾村河道里的一艘白色大轮船。就像艾特玛托夫笔下的“白轮船”一样,它属于一个童年的、自由的世界,它是我们,或者可以说大一点,是人类童年记忆的象喻,也是对不义的成人的救赎——

“人是有童心的,就像种子有胚芽一样”!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