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强调诗歌写作应该创造和极致的创新,文学自有文学的边界

0 Comment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我今天想讲一个话题,叫“边界”——国家有国家的边界,世界在发生着一场又一场战争,都是因为边界的问题。人类有历史以来,一直在确定各种各样的边界,权力有权力的边界,扩张或者是限制都关系到权力的合理性和合法性。边界是神圣的。

图片 4

5月4日上午,中国儿艺国内首部“成长戏剧”《山羊不吃天堂草》正式建组。中国儿艺作为儿童戏剧的最高殿堂,选择将首位荣获世界儿童文学最高奖——“国际安徒生奖”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的同名作品搬上舞台,象征着中国儿童戏剧与当代儿童文学的一次紧密握手,也标志着中国儿艺从此将在创作中,更多地关注中国当代儿童文学的成果,从中汲取营养。

古罗马有一种职业叫土地测量员,这是非常重要的角色,要经过特别的训练。卡夫卡有一部小说叫《城堡》,他在测量城堡的边界和村庄的边界,城堡和村庄是等级和权力的边界,这个世界每时每刻发生的事情都与边界有关。文学自有文学的边界。前不久在阿联酋也讲到这个话题,我说阿联酋有阿联酋的边界,阿联酋各酋长国有各酋长国的边界,边界意味着各自的独立。文学的边界大概有两层意思:

为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的重要讲话精神,借“五四”到来之际,组织作家进校园开展文学传播,配合学校开展素质教育具体实践,5月6日,北京海淀作协与海淀高校文学社团联合会共同举办的“作家进校园”系列文学论坛活动在北京师范大学成功举办。王久辛、王贤根、超侠、川妮、汪洋、马征、季冉、王威、肖娟、仇秀丽、童锡来等作家和北师大五四文学社、EMAC电影学社、人大附中的同学及北师大团委马琼老师参加了活动。

携手当代儿童文学 关注少年精神成长

第一,各民族、各国家的人群应该有它的独立性,它才成其为那个国家那个民族,我们强调国家和文学边界的时候,并不意味着要使它与世界隔绝,恰恰相反,它是民族的、是国家的,也是世界的文学,是全人类的。

王久辛在讲到如何写好诗歌时说,我们应该发扬五四—-文学革命的精神,还要注意创造,创新。创造应是极致的创新,汲取创造这个稀有元素。强调诗歌写作应该创造和极致的创新。

《山羊不吃天堂草》原是中国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创作于1991年的一部长篇小说,通过展现乡村少年明子被生活所迫,进城务工的经历,深入刻画其内心的挣扎与成长,反映了大时代背景下,少年儿童逐步进入成人世界时,价值观的建立与心灵成长的过程。“儿童文学承担着塑造未来民族性格的天职!”曹文轩的作品体现着对少年儿童精神世界的关注与关怀。该作品曾荣获宋庆龄儿童文学奖一等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等多项大奖。

第二层意思就是,文学就是文学,文学不是哲学,不是伦理学,不是政治学,它的宗旨、任务以及它应该做的和能够做的,只是文学的。它是独立的,它是无比丰富的,但却是有边界的。中国文学曾经在相当漫长的时期内忘记了它的边界,做了它不能做不应该做的事,终于堕落到不再是文学,不再是它自己。希望曹文轩儿童小说奖是一个文学奖、纯粹的文学奖,文学至上、艺术至上,它们是文学,而不是别的什么。

王贤根回忆了与莫言共同采访的经历,如何向优秀作家学习,回顾了怎样从优秀作家的作品中感受创作理念,创作风格,创作精神。他们在作品中饱含的乡土情结、民族精神、人类意识,以及文学情怀,都是值得尊重的,也是值得学习的。

2017年2月16日,中国儿艺与曹文轩正式签署了《山羊不吃天堂草》的小说改编权转让协议,通过将这部作品搬上儿童剧的舞台,为少年观众开启了一扇戏剧艺术之门。在当代中国戏剧的舞台上,为少年提供的艺术作品极为匮乏,中国儿艺选择“逆市场潮流”而上,为少年观众打造一部属于他们自己的戏剧作品,既是开拓,也是挑战,更是身为国家剧院的社会责任与文化担当。

我认为所有的奖项都是一种激励机制,主要是为了繁荣中国的儿童文学创作。所以从这一点上,我想这个奖的设立也自有它的意义。

超侠讲述了科幻文学创作的灵感来源,以及自己的创作故事,科学与幻想是我们这个世界构成的基础,理性与感性的结合,我们正在走向一个越来越科幻的未来,科幻就在我们身边,而科幻文学能让人生变得更加富有创意和乐观。

名家助力 彰显艺术品质

(根据作者发言整理,未经本人确认)

汪洋在回答提问时说:不一样的美国的经历,作家的责任把真实的故事讲出来,呈现不一样的风景,有新的发现。去了美国,被媒体贴上标签,是一种经历,经历影响作品。把小说改编影视剧是个不错的渠道,他能扩大受众群体。

“这个故事本身可能会展现多个社会层面,但我的着力点是要表现一个少年的心理成长历程。”作为《山羊不吃天堂草》的编剧,中国儿艺副院长、国家一级编剧冯俐在建组会上明确了该剧的主题方向。身为编剧,冯俐不仅创作过像《木又寸》这样内涵深邃又不失童趣的儿童剧,也创作过像《中华士兵》这样大气且细腻的成人话剧。此次《山羊不吃天堂草》的主人公正是站在了孩子与成人的交叉口,其内心的起伏成长,对世界的认知与判断都兼有孩子与成人的色彩。“这不仅仅是中国当代少年的精神成长故事,也是古往今来每个少年人都可能会经历的心灵成长历程。甚至,我们每一个成年人每时每刻都会面临类似的选择。”

川妮说:关于什么是好小说,好小说是要有“发现”,有高于大众生活的内容,比如鲁迅《狂人日记》,发现超于时代,写小说很有用。

中国儿艺此次特邀国家话剧院原副院长、国家一级导演査明哲执导该剧。“多年来,中国儿艺从精神上、情感上、思想上、成长上为孩子输送了大量食粮。在这些基础上再次从少年文学中汲取营养,做《山羊不吃天堂草》这部戏,是对当下社会、生活和人类成长的一种思索,是向少年儿童输送一种人文情怀,这是非常有价值的。”査明哲坦言,自13年前与中国儿艺合作了《饼干小子》后,一直很期待为少年儿童做更多更优秀的剧目,这次将再次充满情感地为少年儿童创作一部具有深刻思想性,又具有鲜明风格样式感的戏剧作品。査明哲导演还强调了此次创作会在探索开拓的同时,保持中国儿艺六十年来形成的特点和优势。

马征强调:剧本非常难写,搬上银幕更难,一定要有时间的思想准备,经典电影一定有思想历练的。

在《山羊不吃天堂草》建组前,剧组部分主创还前往“明子”的家乡江苏省盐城市进行采风,通过“深扎”活动,为创作寻找灵感,让作品更加生动。《山羊不吃天堂草》的舞美设计、国家一级舞台美术设计申奥对此次采风感触颇深,“主人公背井离乡,像一颗被风吹落的种子,无依无靠的在风中飞舞,要么随波逐流,无法自拔;要么不忘初心,倔强生长。这就是成长所必须经历的,没有退路,只能向前。”申奥坚信,这部戏的独特视角会让这部戏有不一样的层次、不一样的力量。同样,中国儿艺国家一级作曲邹野在建组会上谈到了“深入生活”的重要性,通过对乡村田园的温暖回忆的唤回,通过对当代进城务工少年的细致观察,才能创作出更贴近当代青少年的作品。曾担任《马兰花》《小公主》等多部儿童剧作曲的邹野为培养新生力量,带领年轻有为的作曲赵一丁共同担当该剧音乐创作,这也体现了艺术的传承。赵一丁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师承著名作曲家金湘老师。他在采风时对“淮剧”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也为剧中融入“大悲调”的创作汲取了灵感。

季冉说:创造是很重要的元素,当下的校园文学缺乏生气和锐气,校园文学创作有高于生活的勇气,作品出于写作者的土壤,不随波逐流,抛弃文学功利性,文学不会一蹴而就,不会一夜走红,“前途似海,来日方长”

与此同时,中国儿艺还邀请了青年多媒体视觉设计包尔温担任《山羊不吃天堂草》的多媒体设计;国家一级服装设计师汪又绚为该剧设计服装;中央戏剧学院舞剧系现代舞教师刘美池担任形体设计;中国儿艺杨杰担任舞台监督。

活动力求丰富教学内涵,在形式与内容上有所创新,为广大热爱文学的学生实现文学梦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给他们搭建发展的平台。

执行导演兼主演 三代“儿艺人”倾情演绎

活动中,作家频频鼓励同学们相信自己,相信未来,拿起笔去书写青春、书写未来,让文学充实自己的生活。

《山羊不吃天堂草》的主人公“明子”由中国儿艺国家二级导演毛尔南饰演。作为该剧的主演兼执行导演,毛尔南的心情非常复杂。阔别舞台数年,毛尔南早已从演员转型为一名优秀的青年导演,再次回到舞台上,他的心情忐忑又激动。作为査明哲导演一眼看中的人选,毛尔南表示,刚毕业时即参演了査明哲导演的《饼干小子》,从中得到的对戏剧的理解和认识受益至今。此次再度与査老师合作,重返舞台表演实践,是获得了一次回归初心的机会,让自己重新认识自己,认识舞台。

据悉,海淀区作协将会在区域内的13所高校有针对性地开展丰富多彩的文学活动,作家进校园将成为常态。(王威)

《山羊不吃天堂草》中不仅有不同艺术院校毕业的胡敬波、李盟、徐元博、胡志茸等演员,更是汇聚了中国儿艺三届“中央戏剧学院儿艺班”演员。从1980年毕业的第一届“儿艺班”的国家一级演员刘晓明、李屹、邓晓光、王俪华等老艺术家,到2004年毕业的第二届“儿艺班”的优秀演员毛尔南、唐妍等,再到2016年毕业的第三届“儿艺班”的年轻演员井冈山、王华圳昱、王欢、付强等,三代儿艺人共同携手,演绎这部成长戏剧。时间的流淌让曾经的少年成长为现在受人尊敬的艺术家,而新一代的年轻人也正在成长的路上。正如《山羊不吃天堂草》中的主人公,正如每一个曾经是少年的我们。这个剧组的演员中,还有三位中国戏剧表演最高奖“梅花奖”获得者,阵容可谓“超豪华”。

中国儿艺院长尹晓东在建组会最后对该剧寄予厚望,他说:“中国儿艺始终坚持外国经典、传统文化、现实题材‘三并举’的创作原则,而这部剧正是反映当代少年儿童心理成长、关注少年儿童精神世界和生存状态的现实题材作品。文艺作品的价值就在于在司空见惯又麻木不仁的生活状态中的独特发现,以独特的视角将其展现在世人面前。尽管‘现实题材’的作品不是儿童剧消费市场的主体,但我们需要有自己的文化定力,有作为国家剧院的社会责任感。《山羊不吃天堂草》这部剧本身描绘的也许不完全是‘阳光灿烂’,但孩子们需要了解更加广阔的社会生活,从而接受完整的人格教育,才能在长大后形成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我期待这部第七届儿童戏剧节的开幕大戏以高品质展现在观众面前。”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