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儿童文学是孩子成长的窗口,这次白冰又提出这个问题

0 Comment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1988年安徒生插画奖得主杜桑?凯利的插画作品。(资料照片)

多年来,我一直呼吁幼儿文学的繁荣。

22日晚,书香江苏颁奖典礼暨第十三届江苏读书节启动活动举行,作家黄蓓佳作为书香江苏形象大使亮相活动现场。

闯入野兽国的调皮男孩迈克斯,胆小而又怀抱梦想的大猩猩威利,温暖友善的垂耳熊,黑发的小女孩爱丽丝……明起正式亮相上海静安雕塑公园艺术中心的“启初·世界插画大展———安徒生终身成就奖周年展”上,陪伴全世界孩子成长的经典插画形象一来就是一大串。这是1966年至2014年间25位“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家奖”得主总计近300幅作品首度云集,其中原作210幅。昨天,记者漫步展厅先睹为快,跟随插画大师的画笔,坠入幻想的深海,穿越童真的年代。

记得在七八年前,我和束沛德兄说过:“我们有两次退休,一次是在本职工作上的退休,一次是在业余爱好上的退休。”现在我面临第二次退休,在我迎来儿童文学创作六十年的时候,我要慢慢地放下这支笔,开始过第二次退休的生活了。

书香江苏形象大使周梅森、黄蓓佳向社会阅读组织负责人赠送12本好书。

国宝级艺术家为孩子画画

就在这时候,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和我谈起设一个“金波儿童文学奖”。这是他第二次谈这个问题。在他第一次谈这个问题之前,还有朋友也和我谈过这样的想法,我都一一婉言谢绝了。这次白冰又提出这个问题,并且做了些严密的准备工作。他很认真,一次次地谈。我当然还是谢绝。白冰很坚持,我便串通了高洪波,请在三人谈判时,要站在我这一方,说服白冰收回成命。谁知到了现场,洪波表态含糊,致使我的意见没有通过。事已至此,我只好接受白冰的一番好意,勉为其难接受了。

本届江苏读书节的主题是“阅读开启美好人生”,重点聚焦促进青少年尤其是儿童群体的阅读。对此,黄蓓佳认为,应当分级分阶段地引导孩子阅读经典,在这一过程中,家长的参与必不可少。

国际安徒生奖创立于1956年,被公认为童书界“小诺贝尔奖”。去年,中国作家曹文轩正是摘得该奖中的“作家奖”,令人欣喜不已。事实上,安徒生奖自1966年起还增设了“插画家奖”。此次展览汇集的正是这个奖项几乎所有获奖者的代表性原作。他们均对童书绘画创作投入了实至名归的长久贡献,具有划时代意义,有些本身就是国宝级艺术家。他们以自成一格的题材、技法、想象力呈现出强烈的“视觉语汇”,也诠释着“不重样”的童真。国内童书插画家九儿向记者感叹“这些原作太美,看一眼等于学十年”。在她看来,这些获奖插画大师身上最值得学习的是一种精益求精的创作态度,再简约的作品都不简单。

但是,我提出了一个建议,把这个奖设立成“幼儿文学奖”。我为什么独对幼儿文学这么热情?这是我儿童文学创作六十年的一个梦想,一个追求,一个境界。

儿童文学是孩子成长的窗口

永远的“野兽国国王”莫里斯·桑达克,是一位美国国宝级插画大师。他笔下的角色圆圆胖胖,竟还有着细细长长的腿,并不符合标准意义上的“美”;作品往往反映的也是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的种种焦虑、不安,乃至恐惧、愤怒、挫折、妒忌等复杂情绪。此次展出的桑达克代表作《野兽国》数十年间曾累计售出近两千万本,成为全球无数儿童的集体回忆。有人评价“这种表现主义最好地代表了孩子内心的喧哗和躁动”。

首先,幼儿文学是启蒙的文学。我们倡导全民阅读,构建阅读社会,更不能忘记婴幼儿的阅读。文学对于他们来说,是文学的启蒙,也是艺术的黎明。当我们给婴儿朗诵第一首童谣,即使他不懂童谣的内容,单那声音就让他感受到了艺术的美听。声音大于内容,婴幼儿的审美从朗读开始。幼儿文学离不开“有趣、有益、有用”,特别是“有用”,这是对幼儿文学的创作和教学巨大的挑战。

作为知名作家,儿童小说只是黄蓓佳涉猎的一个门类。但是对于被称呼为“儿童文学作家”,黄蓓佳表示“挺光荣”,她认为儿童文学具有教化功能,是儿童成长的窗口。在孩子的成长中,他们会把脑袋探入到成人的世界里,想要知道大人的秘密,而大人们又往往不会和他们分享,那么这个时候,孩子们就只能从儿童文学中寻找答案,他们会把作品中的世界当作真实的世界,把作品当作生活的指导者,从中寻求安慰。

柯薇塔·巴可维斯基有“色彩魔法师”与“时尚女王”之称,是捷克的国宝级艺术家。在她此次带来的一系列插画作品中,高明度的五彩色块、对比色的搭配与拼贴给人留下相当深刻的印象。比如那本被誉为“世界上最美的书”的《奇妙的字母世界》,每个字母在书中都化身成独特的形状,有着自己的个性。作者利用不同形状、长度、颜色与材质,让字母大声地“说”出自己的故事。

第二、幼儿文学是儿童文学中的文学。

图片 4

澳大利亚插画家罗伯特·英潘有着细腻精致的写实画风。他的画作中富于戏剧张力的构图、层次、场景、氛围,无不流泻着古典绘画的沉稳优美。英国插画家昆丁·布莱克的作品则呈现出率性写意的简约画风。他常常以流畅轻盈的线条、简笔勾勒的形象,捕捉夸张却深刻的人物表情、生动精准的肢体动作。前苏联插画家塔吉娜·玛丽娜,简直是俄罗斯民俗艺术炼金师,她从民俗艺术中提取出了大胆的配色、具有装饰趣味的视觉元素。巴西插画家罗杰·米罗的作品,画面流露出拉丁美洲特有的魔幻,嘉年华式的缤纷色彩,作品故事也经常取材自巴西民间故事与传说……

儿童文学鲜明的年龄特征,使它有别于“成人文学”。小读者年龄的增长规定了儿童文学丰富的写作技巧,婴幼儿文学的拟人、拟声、反复、顶真等技巧,还有语感的体认、母语的情结、浅语的技巧,都是幼儿文学创作格外注重的。总之,幼儿文学虽然在体裁、体例上短小浅显,但它须要掌握的技巧却很丰富,可以说幼儿文学是“最典型”的儿童文学。

黄蓓佳在活动间隙接受媒体采访。

童趣视角赢得小读者情感共鸣

第三,我们需要幼儿文学的境界。

以此次入选“2017年度12本好书”的《童眸》为例,黄蓓佳说,这是她近年来最“丰富”的一部作品。以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为背景,既刻画了儿童的世界,也有成人的。与通常儿童文学作品中阳光、调皮的孩子形象不同,她在书中展现了童年中的光明与幽暗,成长中的完美和不完美,触及了人类天性中的天使与魔鬼的两面性。黄蓓佳不喜欢把儿童小说写得过于“儿童”,她认为,一部好的儿童文学应当营造出两个不同的世界,用符合儿童的审美方式写出复杂的成人世界。儿童小说并不只适合儿童,成人也一样能从中受到感染,因为人性是相通的。

为什么这些作品无一例外经受住了小读者的检验,影响他们的一生。有业内人士指出,给孩子画童书,不是画得好、画得美就够,还得以表现的故事、传递的情绪与小读者们产生情感共鸣,从而为他们开启想象与思考的空间。而这需要一种与孩子心智发育对等的童趣视角。也诚如桑达克所坦言的:“如果说我有什么不同寻常的才华,那绝不是我比别人画得好,而是我能记得童年时代某个特定瞬间的声音、感觉与图像,以及其中的情感质地。”

我想起列夫•托尔斯泰,他在79岁高龄时说过:“试着为孩子们写些东西。问心无愧地死去。”要知道他是在写了《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复活》之后说出这番话的。

儿童阅读需要分级分阶段引导

英国插画家安东尼·布朗几乎每一本插画都是童书市场的“爆款”。最酷的猩猩威利是他笔下最有人气的角色,强壮、有力的外在形象与温暖、柔和、敏感的内在性格形成对比,俨然是儿童心理情绪的“最佳代言人”。他的笔触带有些许超现实主义意味。他还特别喜欢在画面中藏入许多小东西,让小朋友总能在不起眼的一角找到捧腹一笑的创意与想象,拥有发现宝藏的快感。在布朗自己看来,为童书作插画时,最重要的是以孩子们的思考方式看待世界。

马尔夏克在论述托尔斯泰关于幼儿文学创作时,这样说道:“托尔斯泰写他的儿童读物时,谋求解决的不只是一个教育内容问题,还要同时解决一个艺术的课题。他认为,作家声誉的赢得,不能光靠大部头的长篇巨制……能够写短小精悍、质朴无华的作品,他以为是艺术技巧达到炉火纯青的表征和实证。”

在谈到是否有必要为孩子规定阅读书目时,黄蓓佳表示,孩子的天性让他们喜欢清浅有趣,但是如果放任兴趣,他们将很难长大。因此,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需要引导他们接触有深度的作品,让他们体验到阅读经典所带来的快感,尝到经典的滋味,这样,他们就自然会放下低层次的阅读。

法国插画家汤米·温格尔,初入行时是被封杀的“坏小子”———他拿人们不大待见的猪、蛇等动物当主角,将黑、灰等沉重的颜色带进童书,让恐惧出现在作品中。但一切“另类”偏偏令孩子会心一笑。温格尔说,恐惧是每个人成长过程中绕不开的情绪,让孩子面对恐惧,他们才知道如何克服恐惧。比如此次展出的温格尔半世纪以前创作的经典作品《三个强盗》,作者安排3个抢劫金银财宝的强盗和一个善良的小女孩成为朋友,故事的开端是暗黑系,小女孩出现后,插画一下子亮丽了起来。这个互相感化、彼此温暖的故事,洋溢出神秘又幽默的气氛,就是这样在不经意间打动一代代小读者的。

我从上面的论述,体悟到创作幼儿文学还有一个重要意义就是我们需要幼儿文学的境界,这就是纯真、朴实和爱的情怀,以及对于孩子的尊重。

孩子的成长总是飞快的,在黄蓓佳看来,每两年是一个阅读台阶,八岁和十岁、十岁和十二岁,阅读兴趣就完全不同,她建议给孩子的阅读书目可以在当前的水准之上再高一点层次,是一些让他们“仰着脑袋踮起脚去够”的书。

当我述说完了以上的这一段话以后,尽管我对设立“金波幼儿文学奖”依旧诚惶诚恐,但我看到了一个前行的目标:为幼儿的就是为人生的!

让好书与阅读离孩子再近一些

(根据作者发言整理)

相较于一般成人作品,儿童文学的市场非常巨大,数百万上千万的销量并不罕见。这其中的关键,黄蓓佳认为是大人们不那么爱读书。事实上,调查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点。据第十四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成果显示,2016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图书阅读量为7.86本,45.2%的国民认为自己的阅读数量很少或比较少。

从黄蓓佳了解的情况来看,阅读的分水领出现在初中前后,由于课业的压力,初中孩子的阅读状况远不如小学甚至更低龄的孩子。黄蓓佳表示她的作品,以及曹文轩的一些作品,实际上更适合初中甚至再大一些的孩子,但是却往往被当作童书。一个年龄阶段有适合一个年龄阶段的阅读,现在的状况是,孩子们的阅读被提前了。

黄蓓佳希望每个家庭都有书橱、书架,让孩子触手可及、拿起就读,为孩子阅读制造方便。同时,她建议家长也参与进来,至少要对书籍有基本的认识,这样才能更好地引导孩子的阅读。

那么,说到底,阅读这事儿到底有多重要有多吸引人?作为一个作家,黄蓓佳说,她每天阅读的时间超过写作时间。(完)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